杯杯杯杯杯

放一些根本不会写完的东西。

我的家族里只有两个人。

我,和族长。

族长是个十分不靠谱的黑,她在把我拉进家族里后就转身去嫖男人当名媛了。

独留我一个铁血忍者,直到超忍都没有完成新手任务“打家族boss”和“参加家族战”。

族长不在其他人也进不来,我一人乐了很久之后,终于冲进舞会,揪住我的名媛族长的衣领:大爷我走了!


身为一个小黑,忍生最大的追求就是龙血套装了。

身为一个零氪小黑,忍生基本不可能有龙血套装了。

列表里几个同期玩的饭团之交成了大佬,不是大佬的也有了家族愉快玩耍,身为一个什么游戏都能玩成单机游戏的菜逼,我每天給我那个仅有两人都家族祈个福,打一下副本,甚至连唤神酒都懒得上交了,反正没人来打。

族长是我朋友,她拖我入坑,因为忍阶不够当时很多家族的申请条件,于是怒而自己创立了个家族,然后把我拖了进去,之后火速退坑。独留我一个人在家族里懵逼空虚冷。

然后这人去当换装名媛了:D

彳亍口巴。

我喜欢打33,然而我并不能carry全场,赢赢输输输后到达到了精英三,我觉得自己牛逼爆了。

但是之后遇到了一大波开局跪的队友,连输几把之后愤怒咆哮:“这个游戏匹配系统是大神匹配到大神然后一起吊打对面匹配到一起的三个菜鸟吗!”

我不知道我的咆哮是不是起到了好运加成作用,或者是升到了精英二之后,队友都是豪杰上掉下来的,我之后一路颤巍巍的看神仙打架,我抱着大佬们的大腿,胆颤心惊的被带上了豪杰。

救命我连地图都不认得嘤。

豪杰升段更快了靠。基本上我都是把宝物都换成加生命,卡牌替身卷轴、小血瓶、再生、生命转化这么几个,疯狂保命。

而我家另外两个人卡牌基本都是加攻击和坑对面的,靠着队友的牛逼,我心心念念地掉回精英落空。

我甚至还惦记上了抱着队友们的大粗腿上宗师给我家小黑换套新衣服的打算(。)

和我靠互送饭团刷了四百多好感的饭团之交成了大佬,他贵为一个氪金党,早早地就齐了四个角色。但却很有情怀的玩着小黑,我深受感动,也在爆肝之后开了琳和苍牙之后不忘初心地玩着小黑——卧槽这二位大爷好贵,养不起养不起。

我看着我的饭团之交,琢磨着我不能再这样一个人傻乐下去了!我们每天的饭团不是都没断过吗!他的龙吃了我不少饭团,也许人家也等着我去打招呼呢!

于是我翻出我的悬赏,给他送去一个A赏邀请(对不起我没s赏),我们并肩(?)作战后相互吐槽boss夸赞对方来作为交流开头一定很美好!

饭团之交来了!然后我又随便从地区频道叫了几个人。我兴高采烈的出发,然后成功用我娇小的身躯接住了boss的所有泡泡。

淦,我忘了我是菜逼了。

之后地区频道里那个从头像到皮肤都看起来很牛逼的苍牙紧跟着我躺下。

淦。

我们给他们留下了一半的血条,然而他们丝毫没因为牺牲了两个人减缓boss血条后退的速度。

我还没想好发个什么弹幕刷波存在感,胜利两个大字就跳了出来。

之后就是五个人的名字自上而下排开,我的饭团之交位列第一。

而我是第四。

那个随我而去的狗苍牙(字面上的)排了第五。

谢谢你替我垫底。

之后我硬着头皮去找饭团之交搭话。

我:谢谢你啊!

饭团之交:不客气。

然后。

没了。

卧槽我又忘了我没朋友是因为我是话废来着!

我他妈不但话废好像还有尴尬癌和轻微社恐,导致我当初怂到拜师都不敢。

这时候该怎么办!!!

先回个表情试试?

于是我发了狗头。

现在过去半个月了,他还没回我_(:з」∠)_

今天,我也是个小黑一人(穷)乐。

是怎样的缺心眼大名会在自己府里放飞镖和棒槌。


上段全靠神仙队友orz


我放在心尖尖上宠着的男孩被人称作老鼠,不得在肮脏的下水道里逃窜💔


看一小说,攻和受的互动还没和基友多,我他妈都快想站邪教了


他纵身一跃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只是突如其来的负能冲垮了堤坝,微不足道的蚂蚁淹没在了绝望中。

他曾在某伤痛青春故事中看到过,下坠的感觉如同过山车,但他觉得那故事骗了他,过山车的座椅与保险杠可以给人多太多安全感了。


之前打33(精英)总是匹配到不见boss就死的队友,于是怒而吐槽,结果之后跟开光似的,匹配到的队友都是能一带二的大神orz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段位从“打游戏真快乐”的精英三直升到“不敢动不敢动一开游戏就会坑队友”的豪杰五,但是我的技术和装备还停留在精英五啊_(:з」∠)_于是想着多玩玩就掉回去了的开启了掉段之路,但是奈何豪杰大神太牛逼,在一个傻逼菜鸡队友死在半路的情况下,还能肛过对面,谢谢各位大神,在他们的光芒,我的段位变成了豪杰四🙃天,我都不敢玩了,局局坑队友我都想骂我自己。


格瑞穿越了。

事实上只是作者的一个失误,他被选择复制,却粘贴到了错误的文档。

他是凹凸大赛的第二名,与第一名的嘉德罗斯不分胜负,大赛里他有个叫金的朋友,自幼一同长大。

格瑞记得自己应该是在照顾金,他们四个大闹了鬼天盟,金以他陌生的姿态打败了鬼狐,然后昏睡不醒。

格瑞回忆着,同时在某建筑的顶部一眨不眨的看着下方的两个人。

与金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身上穿着宽松的蓝白色衣服,撒娇似的扯着另一人的袖口。

那个人与格瑞如此相似,同样的眉眼与冷漠,唯有那个金凑近时脸颊上擦过的一抹粉红与他不同。

他站在这个刻着“教学楼”三个大字的楼顶——不要问他为什么认识这些奇怪的文字,这就是作者笔力不够的另一个bug了。

长年累月的训练使他感官无比敏锐,他能听清两人都谈话:

“格瑞,万圣节陪我去参加试胆大会好不好?”

“你这次随堂考又不及格,还想着去玩。”

“哎呀!就这一次!机会难得!紫堂凯莉都会去!”

“不许去!”

“呜。”那个金发出一声哀嚎,对自己不能去参加试胆大会很遗憾。

这可真好。

格瑞心想,他的发小要是有这个一半听人话,金现在就应该在登格鲁星,而不是在凹凸大赛里给他增加挂念。

“那你得陪我!”下面的金不甘心,又提出了新条件。

“嗯。”那个格瑞冷漠道,“我陪着你补习。”

格瑞看着有些新奇,他不知道什么是试胆大会,也不知道补习与随堂考是什么,举目眺望时,这个世界喧闹却有秩,他甚至看到了嘉德罗斯与雷狮也生活在这里,他们世界的皇族在这个世界不过是要与登格鲁的贫民平起平坐的普通人。

这里也许是金的梦境吧。

他望着下面并肩远去的两个人,这么温柔的世界,应该是温柔的人创造的。


day 26:切岛锐儿郎……?